当前位置:笔趣阁>其他小说>球经> 第82回八方关注毒计又生

锐锋宗输了球,新闻发布会上主教练丛辛强作笑脸例行公事般发布了一通话,承认失败,不会放弃以后的比赛。当有媒体问输给吴山门有什么感想时,丛辛变得严肃起来:“吴山门是不幸的,它长期排名在神州117位,最近才取代了安余门排名六十一名的位置,但吴山门又非常幸运,因为他们拥有杨翼,拥有一切的可能。”众人又目光投聚在吴山门主教练聂帆身上,聂帆没有带杨翼出席新闻发布会,身旁是后防爱将卢方。聂帆笑着极有耐心地一一回答媒体提问。当有人问道:“为什么不见杨翼出席发布会?他可是获胜的功臣。”聂帆说:“杨翼还年轻,作为球士还有很多地方有待提高,不宜捧杀。”“那位什么你带比杨翼还小的卢方出席呢?”有记者不解道。“卢方作为后防不可或缺的一员,心理素质稳定,本场比赛能取胜,卢方作为后防中坚很好地执行了教练的战术意图,有效地抑制了锐锋宗的进攻。”聂帆回答中巧妙埋下了一颗钉子,暗示杨翼心理素质还差些。实际上聂帆给过不喜欢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杨翼建议:作为球星,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各种媒体及花样百出的提问,不是因为个人风头问题,这关系到培养和媒体良好的合作关系,有效的互动能够促进宗门和个人的发展。

吴山门出人意料地获胜,引起了鬼笑门和金沙门的重视,更多开始收集杨翼的资料。金沙门发现,杨翼是吴山门崛起的关键因素,从黄炎岛杯开始崭露头角,再到挑战赛战不无胜,关键进球和传球杨翼都有出色发挥,甚至打听到有些宗门为保存颜面不战而降,心甘情愿奉献出500万元,让出宗门排名位置。以前金沙门从不关心低排位宗门的信息,现在看样子错的离谱。早知道下面还有杨翼这么好的苗子,唉........金沙门主教练汪经扼腕叹息。鬼笑门主教练廖钦又看了一遍揭幕战比赛录像,杨翼在中前场从容不迫地调度指挥,开阔的视野、灵巧的过人,尤其那横扫千军一脚射门,简直是神来之脚,不可思议......这杨翼比赛结束后面色不改,神闲气定,似乎还没有全力以赴。这......他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招数?

最让杨翼高兴的不是获得了当场最佳球士,而是他现在身上一套白色兰花的衣裳,镜子前看起来非常合身得体,显得更加飘逸从容。这可是颂黛一针一线花了一个月为他缝制的。抚摸着胸前一朵栩栩如生的兰花,杨翼笑如空谷里的悄然绽放幽兰。

蓬山城已有著名雕塑家在构思创作杨翼“横扫千军”的英姿,这是城管会的意思,杨翼卫这座城市增添了光彩,为了激励更多的人热爱足球,比赛后城管会立即做出这项决定。

对于杨翼,吴山门已经奖无可奖,杨翼对宗门的贡献太多了,不仅为宗门排位的提高立下了汗马功劳,更是捐献了数千万神州币,远远超过他的薪水。有些长老建议破格提拔杨翼兼为核心长老,不仅栾杰拒绝,也被杨翼拒绝。栾杰拒绝是他很清楚吴山门只是杨翼腾飞的起点,给和核心长老的名分并不能让杨翼感恩涕淋,杨翼志不在此。这一点栾杰看得很清楚。宗门能做的就是帮他照顾好颂黛,让他心无旁骛打好比赛。

莫莉和慕儿的心情非常复杂,杨翼表现的越抢眼与他们的距离就拉得更远,尽管心中确实为杨翼比赛中精妙绝伦的表演不由自主地鼓掌倾倒。怎么办?二位佳人心中心潮起伏,久久不能平静。

吴山门的获胜受益的不止是自己宗门,狂热的球迷把蓬山城酒吧、茶座和咖啡厅当做煮酒论英雄的战场,各宗门球迷各抒己见,虽然保留对自己喜欢的宗门的热爱,确实为杨翼的表现叹服折腰。“横扫千军”是每个球迷必提及的话题。日进斗金的老板恨不得把杨翼的海报画当财神爷焚香供上。就连临街居民也在空地上摆出几张座椅,提供些酒菜茶水水果之类的,生意竟然出奇地好。尤其是一些会见风使舵的居民,只要顺着球迷的话题奉承几句,神州币就像水一样哗哗加倍流进居民的口袋。对于这些,历来宽松执法的城管会乐见居民收入的提高,得到好处的那些居民也非常自觉,完场后打扫得干干净净,不放心的用水反复冲洗。

杨翼的名字随着媒体的传播也响彻了神州大地。超级豪门的比赛还没有开始,球探早已派到各地,当“横扫千军”的视频久久在宗门主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爱才之心骤然勃发,纷纷传令,让资深长老或球探院负责人亲赴蓬山城,重点观察杨翼。有些如蜀娥门等知道个中曲情的,仍然忍不住加派人手赶赴蓬山城,除了关注杨翼外,希望与吴山门加强合作。杨翼的经纪人章滟这二天的腕机几乎被打爆,甚至晚上都有人打扰,章滟乐坏之余,幸福的烦恼也不时烦恼着她。

辰厦门后山一处隐秘小院内,史德、方昶还有几位辰厦门长老正紧锣密度地议论着,话题自然是杨翼。咬牙切齿的方昶恨恨地说:“这杨翼害得我家破人亡,如今小人得志,名声大振。要趁早想出万全之策,给杨翼沉重打击,以解我心头之恨。”史德跟方昶的立场有不同的地方,他是很想得到杨翼,并把杨翼控制在自己手心,以实现他爬上超级豪门宗主的宏图大业。杨翼不过是他实现目标的工具罢了。他不想让杨翼双脚出现什么问题,更不想让杨翼死。与眼前这个没脑子的方昶合作是看中了他手里庞大的财力,这家伙把家族数千年的家底都带了出来,雇佣武宗谋害杨翼随手就扔出一个亿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哎,人傻钱多,这世道这真不公平!想我史德,从巢府宗一球童杂役做起,呕心沥血,才有了今天的小小地位,绝不能止步不前。

“胡长老,你仔细想想,这杨翼还有什么让他牵挂重视的人吗?颂黛在吴山门理疗院几乎足不出门,实在没有机会下手。”史德对他新近提拔的球探院心腹问道。

“这......我们都打探得清清楚楚了,这杨翼出身在梅海洲珊瑚城,父母失踪,奶奶已身亡,没有亲人。噢,对了,有个人叫陆?,是他在劲松学堂的启蒙教练,听说他平常很关心杨翼,想必和杨翼关系不错,不如我们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