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其他小说>魔临> 第四百八十四章 小六子的底牌

晋王府在燕京的日子,其实还可以。

姬老六对勋贵下刀那叫一个狠,却唯独没有对晋王府下手。

不管怎么样,

虞氏,

得有一个体面。

而且虞氏很珍惜,进京后,昔日的晋皇,现在的晋王,日子过得很平顺,看看书,写写字,府邸里养着一些先生陪自己下棋作诗清谈,还有一个专属戏班子,唱的是晋地风味的曲儿;

富贵人家,那是真没得说。

其在刚进京的两年,比较低调,除了奉旨入宫或者陪同燕皇参加什么仪式之外,晋王府是不和外头社交的,外头也不大敢和晋王府有过多的交集。

现在好了,大家也都放得开了。

晋王的一个儿子,还和京城一位礼部侍郎家里定了娃娃亲,因为二人都好音律,抚琴对吟,酣畅淋漓后,就直接定下了。

而晋王自己,也先后纳了几个侧王妃,其中不乏燕京勋贵之家的,这也是从侧面反映出燕国阶层对这位晋王的接纳。

其实,从晋王府敢派人来上门邀请平西侯爷过府赴宴,就已经可以瞧出心态的变化了。

王府正门打开,郑侯爷所坐的马车,直接入了王府。

只不过,虽是设宴,但人并不多,请什么人物得配什么人来作陪,很显然,你请平西侯,想找一大帮子够资格作陪的人真的不现实,硬是找了一群上不得台面的反而会让人觉得你是在故意怠慢。

所以,王府的一个管事亲自提灯相迎,过了前厅,到了后院后,一身青色长袍打扮得跟个书生一样的晋王虞慈铭亲自出接。

“小王见过平西侯爷。”

晋王向平西侯行礼。

王爷向侯爷行礼,这在大燕,并不算稀奇。

郑凡笑着走过去将虞慈铭搀扶起来,同时,目光落在了后头站在屋内的晋太后身上。

太后生虞慈铭时,年纪本就不大,眼下,其实也就是个四十岁吧,正是蜜桃透着红润的年纪。

“侯爷,请。”

“王爷,请。”

这是一场家宴,所以,屋子里,除了两个添菜倒酒的婢女,就只剩下虞慈铭和太后,郑凡和剑圣。

一番见礼之后,大家都入了座。

刚坐下,还没等主人家开口说场面话,剑圣就自己端起酒杯,看向虞慈铭。

虞慈铭愣了一下,点点头,端起自己的酒杯,还没等其站起身,剑圣就一饮而尽。

随即,

将酒杯放下,

自己就下了桌,走到外头去了。

他来,只是想看看昔日晋人的皇帝,他虞氏的至尊,看到了,也就行了;

坐下来寒暄?

互相慰藉问安?

共诉家乡情怀?

没那个必要了,也没什么意思。

虞慈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对郑侯爷道:“侯爷请恕罪,上次侯爷前来,孤因恪守祖庙,未能出见,请侯爷海涵。”

郑凡摆摆手,

道;

“王爷这么说就客气了。”

二人各自饮了一杯酒。

接下来,

就是很无味地一通场面话了。

晋王表达了对晋地故土和子民的关切,

郑侯爷则表示自己必然会好好地守土安民,请晋王放心;

晋太后再在旁边陪着笑,端着长辈架子。

就在郑凡感觉这场家宴正越来越乏味之际,虞慈铭起身,走到厅门口,对站在外头吹风的剑圣开口道:

“我这儿有,他的灵位和一些他的遗物。”

他,必然指的是剑圣的弟弟。

想当初,剑圣的弟弟身为晋国京畿之地的统兵大将,和虞慈铭这个皇帝的关系,可谓极好。

甚至,属于那种真正的晋地的风。

剑圣点点头。

“请。”

虞慈铭带着剑圣去了别院。

而厅堂这里,则只剩下郑凡和太后,以及两个婢女。

“去,将羹汤端送上来。”

“是,太后。”

“去,催一下后厨的点心。”

“是,太后。”

好了,两个婢女也被打发走了。

郑凡不由得有些好笑,这对母子这是要玩儿哪一出?

虽说郑侯爷在自家后宅里,喜欢听如卿喊自己叔叔,虽说对这位晋太后的姿色,也确实很满意,再者,双方还有赠送角先生的关系在,更是增添了一抹暧昧。

但,

郑凡也不是那种喜欢玩儿强行那种调调的人,而且还是在人家家里。

人家儿子,就在不远处,当然,人家儿子可能还同意甚至故意促成也说不定。

不过,郑侯爷毕竟不是董卓,况且,此时自己的晋东侯府兵也没入京,还没轮到他恣意放肆。

晋太后起身了,

晋太后端起酒壶,

晋太后咬着嘴唇,

晋太后主动走了过来;

郑凡抬起手,

道;

“坐下吧。”

太后坐了下来,如释重负。

“慈铭,不知道的。”

“不知道什么?”

“眼下这里,没眼线了。”太后说道。

一来毕竟晋王在这里时间久了,身边人,也都摸了一些;二来,密谍司那边见晋王府这般安顺,可能也就放松了一些监管。

但郑侯爷还是从衣服里,将一块红色石头放在了桌上,手指在上头敲了敲。

瞎子不在,就靠儿子来监听,以防隔墙有耳。

魔丸抖了抖,然后安稳了下来。

“您到底想说什么。”郑凡问道。

“我与慈铭说过,所以慈铭只知道我留下来问侯爷您几句话,并不清楚你我………”

“你我,怎么了?”

“你我………”

“你我?”郑凡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太后,“你我,有关系?”

“不,不是的,只是,只是……”

郑凡并不认为自己在京畿之地的皇宫见了这位太后一面,上次进京时又见了一面,就这两面,这位太后就会对自己情愫深重;

之所以她故意放低矜持和拿去属于太后的端庄,下了这么大的本钱这般对自己,绝对是有所求。

只是,

太后做这种事,还是有些过于勉强了一点。

可能,在他儿子眼里,他去支开剑圣,顺带吸引走一些府内的眼线,可以给自己母后和平西侯留下密谈的机会,但他不知道的是,自己的母后和平西侯爷之间,还有角先生的牵扯。

男女之间,带上了那点事儿,要么,就会很尴尬,要么,就会一点都不尴尬了。

“您先别说话,让我猜猜。”

太后点点头。

“站队?”

太后当即目光一亮。

“呵呵呵,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”

郑侯爷笑了起来,

太后一脸疑惑。

终于,郑侯爷不笑了,问道:“晋王府现在的日子,不好么?”

站队,就是想蹲一个从龙之功。

你要问晋王府站队有没有用?晋王府有没有资格站这个队;

那还真有。

毕竟,别看人家现在住在燕京,从皇帝变成王爷了,但人家祖上阔过呀;

八百多年前,人家祖宗是和姬氏、熊氏一起开边的。

所以,现在如果晋王府站出来,说要站哪位皇子,或者向某位皇子表达自己的支持,那位皇子必然是高兴的,就是姬老六,也会高兴的,相当于受到了来自老祖宗的祝福。

当然,也仅仅是祝福。

蛮族那边喜欢开战前让祭祀跳舞,雪原野人开战前喜欢让星辰使者们占卜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被镇北军和靖南军接连打爆。

好兆头,谁都喜欢,但这玩意儿没啥实际用处,就如同现在的晋王府:

有兵么?没有。

有财么?这点,郑侯爷最有发言权,当初在晋国皇宫他连人家太庙里的金身都给刮下来顺走了,人王府现在还有个鬼的钱财。

至于,影响力?

虞氏的影响力在晋地,还真比成亲王府差远了,就是个莫名其妙的赫连家或者闻人家遗孤,都比虞氏的影响力要大得多。

晋地不少山贼或者叛逆,起事儿时,他们都不会打什么虞氏宗亲的旗号,因为晋人看见这个旗号只会觉得晦气,不仅无法形成动员,还会让自家人觉得没奔头。

“晋王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慈铭他,就是想……就是想……”

“我就不知道了,晋王府现在的日子不好么?非得要掺和进这浑水里来?这功劳就算落着了,又能换取什么?”

没自保能力,没加码的能力,甚至,连分赌注的资格都没有。

这是真的在诠释什么叫重在参与啊?

靠从龙之功,让虞慈铭回晋地当官,当太守?

这是真把燕人当傻子看啊。

“慈铭的意思是,想为下一代计,希望下一代,可以有个好一点的前程。”

郑凡有些无奈地摇摇头,

伸出手,

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