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言情小说>只盼卿归> 第二章 短剑赠她

虽然听到了圣君的话说是不会责罚,可洛泱心中还是忍不住害怕,她可不想给义父惹出什么麻烦,这宴席本来她也是不该来的,可义父非说她都三百岁了也没去过除地界以外的其他地方,趁着这个机会刚好让她来天界见识见识。她再三推阻也没能拦下义父的热情,唉,这下好了,惹出祸事来了吧。

祁昱原以为自己那席话小丫头是听进去了的,可看她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大抵是没有了,他在想既然这样那不如就吓吓她吧,于是厉声喝道“我想了想,还是不能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了你,今日是我听见了,如果是其他人呢,那岂不是有损我天界威严!”

小丫头本就苦恼,这再被一吓彻底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好,当场就哭了出来,祁昱一看,暗道:不好,这玩笑可开大了,怎么办,得赶紧哄啊,马上就到宴席处了,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一个小姑娘,这让别人看到,该怎么议论我这圣君!

“别哭啦,我刚刚就是看你心绪不宁,于是就想吓吓你,不当真不当真的”祁昱赶紧拿起了绣帕替她擦眼泪鼻涕的,结果小丫头还不领情,朝着他嘟囔着“哪有这样的,瞧着别人心绪不宁还吓人,把人惹恼了这才开始哄。”

祁昱听了后也着实不好意思,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,这他也没和小姑娘相处过,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姑娘哄好,于是本要去宴席的方向又改成了琉璃殿的去处。

洛泱虽对天界不熟悉,可去宴席的路她还是清楚的,看着方向变了,她突然想到“难不成你是想杀人灭口?不会吧,你可是堂堂圣君啊,我只是害怕的哭了一下,况且还是被你吓得!”祁昱被弄得哭笑不得,伸出手弹了弹小丫头的脑袋瓜子,说“真想把你的脑袋剖开,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。”

洛泱一听这话便知道安全暂时是无忧了,可也不知道这圣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自己的宴席也不去,拉着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。

终于,他们在一处宫殿前停了下来,祁昱拉着洛泱就往宫殿里走,门口的侍兵一看是圣君,好奇的问道“圣君此刻不是该在宴席上吗?怎又折返到了住处?这小姑娘又是谁?”

洛泱一听原来这就是圣君的住处呀,可真是大的很,还漂亮,如殿名一般,如琉璃。

“我回来取一样东西,取完就回去,这样东西于我很重要。至于这姑娘是来赴我宴席的贵客迷了路,我拿完东西顺便捎上她再前去宴席”祁昱不慌不忙的回答道。说完也不等那些侍兵反应,便进了殿。

进殿后祁昱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,洛泱也不知道他在找些什么,便问他“你在找什么,需要我帮忙吗?”祁昱并没有理会她,洛泱更是觉得这圣君真是个脾性古怪的人。

“找到了找到了。”祁昱喊着,转身后手里拿着一柄短剑,小巧精致,短剑的剑穗也十分精致,看着洛泱对这短剑十分感兴趣,便对她说“这短剑是我娘在我两百岁突破时送我的礼物,如今便将它赠与你吧,我看你也没件趁手的法器,别看它小巧,它可是能够变长的,只不过这短剑是长是短都取决于用它之人的法力高低。我一直没有使过,所以它就一直这么短了,毕竟我总觉着这像个女娃娃才会使的兵器,于我而言属实不合适。”

本来还有些犹豫是否要收下的洛泱,听见他说不合适以后便大大方方的收下了,想着等之后她再寻个好东西作为回礼吧,如今她也确实没有趁手的法器。拿到手后短剑也没有便长,甚至还有些要缩回去的趋势,这让一旁的祁昱也是欲哭无泪,赶忙抓着洛泱的手划破滴了滴血上去,看着洛泱呆呆的望着他,他赶忙解释道“我不是故意划破你的,是因为这短剑认主,如若你不这样,它可能会缩到指甲盖那么小。”他可不想送个礼又把小姑娘送哭了。

认主后,短剑没变长也没变短,洛泱的脸都快皱在了一起,心想宴席结束后,回去一定要勤加练功,自己一定会让它变的更长更趁手。

“好了,别愁眉苦脸的了,我们得赶紧去了,不然就赶不上宴席了”祁昱看着面前的小包子脸,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说道。

好不容易两人终于赶上了宴会,进去时祁昱还牵着小包子脸的手,这让坐在上席的天帝看见,微微皱起了眉,祁昱这小子怎么和这丫头认识还一起出席?

“参见圣君”出席的这些神仙虽然比祁昱大上许多,可耐不住人是天帝的儿子呀,只得行参见礼。

而此时祁昱则是微微点了头,就拉着小包子脸一起参拜天帝,而此时众仙才看清圣君身旁还有个小姑娘,有些资历较老的看这小丫头实属觉得眼熟,像极了当年的……又摇了摇头,不可能,不会是她的女儿,她现在可还是被关在极寒之地里。

天帝看了眼时辰问道“祁昱,过来,怎的到现在才到,这可是你的生辰!怎的这般不知礼数”

唉,又得被训了,果然耽误一会都不行,这老头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破脾气。祁昱虽然心里这么想,可身体还是上前去了,那能怎么办呢,人位高权重的自己还打不过他。

这要是让天帝听到了非得把祁昱这小子的腿打折了。

“刚好路上遇上这小丫头,她迷路了,我费尽一番口舌才让她相信我不是坏人,带她过来。”祁昱答到。

天帝也不好再说些什么,只微微点了点头,跟祁昱说道“离这孩子远些,她不是你可以结识的朋友。”

祁昱刚想问为什么,宴会就已经开始了,也不好再做声。好不容易等到这群神仙嘘寒问暖假意惺惺结束,想要问父亲为何时,天帝已经转身离开了,祁昱心想算了,他说他的,我做我的。于是,转身就拉起小包子脸离开了。

洛泱也知道了他的名字,原来他叫祁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