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其他小说>一剪秋影> 一剪秋影

河滩里,又是另外一种景致。

已经收割的麦捆,安安静静躺在松软的土地上。山里人的麦捆,并不急着收回家去,甚至,冬天来临的时候,还放在田里,就像忘了一样。但第二年春天的时候,这块田里仍然长了新的庄稼,他们是什么时候打碾的呢。

若是夜晚走过河谷,一定会把它们当作是一群守山的人。大山里,人走了,草木守着空谷,守着人类最淳朴的梦想。

一群鸟儿,从麦捆垛上飞起,又落在地头上的一棵红果子树上。它们羽翼齐整,叫声清越,行为机警敏捷,用自由和不凡的身手,感谢大自然丰厚的赐予。

我们也被河边的一棵红果子树吸引住了。在它金红色的叶片缝隙里,缀满了红玛瑙一样的果子。每一粒果子,都如珠玉一般可爱。有着世界上最纯粹的红色。若是可以,真想用它来串起一挂项链,送给最可爱的女孩。

满头银发的狗娃爪爪花,也多情的赶过来了。它柔韧的茎,紧紧地缠绕在黑刺身上。无数的白花花,风情妖娆的探出头来。于是,这一棵黑刺树,就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美了。什么美呢?嘿嘿,请原谅我不厚道的想起一句古诗文了:一树梨花压海棠哦。

还真可以这样说呢。红得老醉的黑刺树,怎么看,都像一个饱经风霜的中年男人,而那风情妖娆的狗娃爪爪花,怎又不像一个穿着白纱裙子的玉人儿呢。不过,也有人把它比作一个白胡子老爷爷,那么,它和这个穿着火红裙子的黑刺树,纠缠在一起做什么呢。

一道小溪,从山的深处流出来。在河滩里,形成了一面窄窄的河床。水,是清冷的,缓慢的,有一种时光的悠然。树把戴满了花的影子投进去,又在一朵小浪花的低吟浅唱里远去了。

河滩低,四周的大山越发高了。一座山的后面,另一座山静默的矗立着。远的山,近的山,构成了一幅浓浓淡淡的写意画。而这些红红黄黄的树,和那些金色马莲草交织在一起,恰似这幅画中,最着彩的一笔。

一时,恨自己没有一支马良的神笔,否则,三五线条的勾勒,就一定是一幅绝世美作了。

可是,大自然的美,又怎么是一个俗人所描摹得了的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