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言情小说>牵动你的银河系> 第三章

夜色中的九碍宫,灯火点点,李缺的师兄们都出去找他去了,师侄们,也大多数都出去了,只留下十几个小道士,看着这突然冷清下来的九碍宫。

李缺轻车熟路的摸到了九霄殿的后门,藏在花园里,四处张望着,并没有人靠近这里。九霄殿平日里,也就是他和师父两个住,别的人根本就进不来,因为殿里布着阵法,不熟悉的人,走着走着就会迷路的。

他对这个阵法无比的熟悉,都走过无数次了,怎么可能会迷路呢?闭着眼也不会走错。在黑暗中三绕两绕,他已经站在了道祖神像的面前了,赶紧抱拳行礼,嘴里念道:“道祖啊道祖,您老人家勿怪,小子我这也是想着为道门扬名天下而为,您大人大量,千万别责怪啊!”

道祖神仙依然只是神像,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“道祖啊道祖,您不说话,我就当您老人家是默许了的,将来师父要是责怪起来,我就说,这是您老人家默许的。嗯!就这样定了。”

他自言自语着,有道祖撑腰,自然心安理得了,绕到了道祖神像的身后,找到了那处机关的按钮,轻轻按了下去。低低的咔咔声传来,他亮起了林嫣儿给他的夜明珠,道祖神像的屁股底下,已经出现了一个入口了,入口里,隐约有石阶向下而去。

稍微等了一会,让浊气散开,李缺才走了下去。这地底下,是九碍宫最为重要的地方,一个个地下石室里,放着各种各样的经书典籍,修练功法,还布着九碍宫最为厉害的“九碍七星阵”,不熟悉的人进来,连走出去的可能都没有,只能被困在阵中了。

不对,师娘怎么不自己进来拿?

他一边不断变换着方向前行,一边想着,却是并不知道,这九碍七星阵,除了九碍宫的历任掌教之外,是没人知晓其中诀窍的,九碍宫如今也就是他师父,还有如今的掌教,他的大师兄烈阳老道知道了。

而他,当然是在他师父太虚老道带他进来的时候,硬生生记下来的。他最大的天赋就是过目不忘,即使是这九碍七星阵,有九百八十一种组合,他也能记得一清二楚,一步都不会走错,在太虚第二次带他进来时,都不禁感叹,还特意叮嘱他,不准带人进来,也不准将阵法外传。

······

“前辈,前辈,您慢点!”

黑衣女子已经放弃了她的黑马了,黑马在弯曲的山路上奔跑的时候,怎么都不如这般就在树顶上飞掠快。她很自责,自责自己辜负了哑叔前辈的托付,把那个讨厌的家伙给弄丢了。只是,四处寻找不到那个家伙后,哑叔竟然发疯一样的往来路赶。

她并不知道哑叔是为了什么,没日没夜的,已经赶了两天两夜了,但她好歹还对自己把人给弄丢了满怀歉意,哪怕前途不知何处,甚至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停下,她都会紧紧跟着。

只是,哑叔实在太快了,快到她根本无法跟上,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从袋子里摸出一粒丹药来补充自己的内力,才能再拉近一些距离。

“前辈······”

她喊了一声就停下来了,因为哑叔已经从山峰上向下落去了,而对面的山间,有大片的屋宇出现,灯光点点,很显然那就是哑叔的目的地了。松下这一口气的时候,她的速度,瞬间慢了下来,耳边突然传来了啊啊啊的声音,震耳欲聋。

“哑叔?坏了!”

李缺已经从地宫里的道祖像下,找到了写满了小篆的功法了,薄薄的一本,不过四五页,却能够感觉到厚重的历史感。封面上只写着诀要两个字,他却能够确认,这一定就是《九碍阴阳诀》的上部修练诀要了。

他仔细的翻看着,不得要领的同时,反而浪费了不少的时间,直到听到哑叔发出的啊啊声来,他知道,这是哑叔紧急召唤的声音,他也只能用内力发出这样的声音来了。

再不走,就要被留下来了,哑叔虽然进不了地宫,进九霄殿他还是可以的,他一定会把地宫的入口给堵住的。李缺转身就走,脚下极快,头脑里也在快速的运算着,他不能踏错一步,一旦踏错,就会被困在这里面了。

一向很少流汗的他,连汗都下来了,脚下却一点都不敢停,透过地宫的透气孔,他已经能够听得到脚步声了,那是那些师侄门的,已经到了九霄殿外了。整个九碍宫,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九霄殿,他们当然知道,首先就是要保护好九霄殿了。

“哑师叔祖!”

哑叔直接袖子一甩,那挡住去路,本来要来问安的弟子,踉跄后退,让出了路来了。哑叔直接撞在了九霄殿的大门上,大门轰然一声巨响,碎裂四散,哑叔已经飞入了九霄殿中去了。

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黑衣女子只好停在了九霄殿前的广场上,她一路尾随而来,终究是慢了一步。她从山门一路向上,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见到,直到九霄殿前,才看到有人影,但好像并不是太多。

“别误会,我是哑叔前辈的朋友!”

“哑师叔祖的朋友?抱歉,哑师叔祖不在这里,小道无法确认,还请莫要随意靠近,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玄清是这些弟子中最年长的了,他的功力并不怎么样,但还是看得出来,这个飞掠而来,看不到本来面目的黑衣女子,也是个厉害的角色,这些师弟们加上自己,恐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但他还是站在了台阶上,他相信,要是有什么危险,哑师叔祖一定会出来的。更何况,这个黑衣女子,似乎真的没有恶意,她已经停了下来,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。

没人知道哑叔有多么的着急,他怒吼着,直接扑向了道祖神像的背后,点开了地宫的机关,有隐隐的光透了出来,他知道出事了。

“啊···啊······”

他虽然着急,却不得其门而入,他不敢走进去,走进去肯定会被九碍七星阵困住的,那就便宜了李缺这小子了。自己猜得没错,这小子就是个见色起意的家伙,肯定被哪个女的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,跑来偷《九碍阴阳诀》了。

既然下不去,那么,守在地宫的出入口,就是最好的法子了。他松了口气,干脆坐了下来。夜色中的九碍宫,灯火点点,李缺的师兄们都出去找他去了,师侄们,也大多数都出去了,只留下十几个小道士,看着这突然冷清下来的九碍宫。

李缺轻车熟路的摸到了九霄殿的后门,藏在花园里,四处张望着,并没有人靠近这里。九霄殿平日里,也就是他和师父两个住,别的人根本就进不来,因为殿里布着阵法,不熟悉的人,走着走着就会迷路的。

他对这个阵法无比的熟悉,都走过无数次了,怎么可能会迷路呢?闭着眼也不会走错。在黑暗中三绕两绕,他已经站在了道祖神像的面前了,赶紧抱拳行礼,嘴里念道:“道祖啊道祖,您老人家勿怪,小子我这也是想着为道门扬名天下而为,您大人大量,千万别责怪啊!”

道祖神仙依然只是神像,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“道祖啊道祖,您不说话,我就当您老人家是默许了的,将来师父要是责怪起来,我就说,这是您老人家默许的。嗯!就这样定了。”

他自言自语着,有道祖撑腰,自然心安理得了,绕到了道祖神像的身后,找到了那处机关的按钮,轻轻按了下去。低低的咔咔声传来,他亮起了林嫣儿给他的夜明珠,道祖神像的屁股底下,已经出现了一个入口了,入口里,隐约有石阶向下而去。

稍微等了一会,让浊气散开,李缺才走了下去。这地底下,是九碍宫最为重要的地方,一个个地下石室里,放着各种各样的经书典籍,修练功法,还布着九碍宫最为厉害的“九碍七星阵”,不熟悉的人进来,连走出去的可能都没有,只能被困在阵中了。

不对,师娘怎么不自己进来拿?

他一边不断变换着方向前行,一边想着,却是并不知道,这九碍七星阵,除了九碍宫的历任掌教之外,是没人知晓其中诀窍的,九碍宫如今也就是他师父,还有如今的掌教,他的大师兄烈阳老道知道了。

而他,当然是在他师父太虚老道带他进来的时候,硬生生记下来的。他最大的天赋就是过目不忘,即使是这九碍七星阵,有九百八十一种组合,他也能记得一清二楚,一步都不会走错,在太虚第二次带他进来时,都不禁感叹,还特意叮嘱他,不准带人进来,也不准将阵法外传。

······

“前辈,前辈,您慢点!”

黑衣女子已经放弃了她的黑马了,黑马在弯曲的山路上奔跑的时候,怎么都不如这般就在树顶上飞掠快。她很自责,自责自己辜负了哑叔前辈的托付,把那个讨厌的家伙给弄丢了。只是,四处寻找不到那个家伙后,哑叔竟然发疯一样的往来路赶。

她并不知道哑叔是为了什么,没日没夜的,已经赶了两天两夜了,但她好歹还对自己把人给弄丢了满怀歉意,哪怕前途不知何处,甚至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停下,她都会紧紧跟着。

只是,哑叔实在太快了,快到她根本无法跟上,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从袋子里摸出一粒丹药来补充自己的内力,才能再拉近一些距离。

“前辈······”

她喊了一声就停下来了,因为哑叔已经从山峰上向下落去了,而对面的山间,有大片的屋宇出现,灯光点点,很显然那就是哑叔的目的地了。松下这一口气的时候,她的速度,瞬间慢了下来,耳边突然传来了啊啊啊的声音,震耳欲聋。

“哑叔?坏了!”

李缺已经从地宫里的道祖像下,找到了写满了小篆的功法了,薄薄的一本,不过四五页,却能够感觉到厚重的历史感。封面上只写着诀要两个字,他却能够确认,这一定就是《九碍阴阳诀》的上部修练诀要了。

他仔细的翻看着,不得要领的同时,反而浪费了不少的时间,直到听到哑叔发出的啊啊声来,他知道,这是哑叔紧急召唤的声音,他也只能用内力发出这样的声音来了。

再不走,就要被留下来了,哑叔虽然进不了地宫,进九霄殿他还是可以的,他一定会把地宫的入口给堵住的。李缺转身就走,脚下极快,头脑里也在快速的运算着,他不能踏错一步,一旦踏错,就会被困在这里面了。

一向很少流汗的他,连汗都下来了,脚下却一点都不敢停,透过地宫的透气孔,他已经能够听得到脚步声了,那是那些师侄门的,已经到了九霄殿外了。整个九碍宫,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九霄殿,他们当然知道,首先就是要保护好九霄殿了。

“哑师叔祖!”

哑叔直接袖子一甩,那挡住去路,本来要来问安的弟子,踉跄后退,让出了路来了。哑叔直接撞在了九霄殿的大门上,大门轰然一声巨响,碎裂四散,哑叔已经飞入了九霄殿中去了。

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黑衣女子只好停在了九霄殿前的广场上,她一路尾随而来,终究是慢了一步。她从山门一路向上,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见到,直到九霄殿前,才看到有人影,但好像并不是太多。

“别误会,我是哑叔前辈的朋友!”

“哑师叔祖的朋友?抱歉,哑师叔祖不在这里,小道无法确认,还请莫要随意靠近,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玄清是这些弟子中最年长的了,他的功力并不怎么样,但还是看得出来,这个飞掠而来,看不到本来面目的黑衣女子,也是个厉害的角色,这些师弟们加上自己,恐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但他还是站在了台阶上,他相信,要是有什么危险,哑师叔祖一定会出来的。更何况,这个黑衣女子,似乎真的没有恶意,她已经停了下来,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。

没人知道哑叔有多么的着急,他怒吼着,直接扑向了道祖神像的背后,点开了地宫的机关,有隐隐的光透了出来,他知道出事了。

“啊···啊······”

他虽然着急,却不得其门而入,他不敢走进去,走进去肯定会被九碍七星阵困住的,那就便宜了李缺这小子了。自己猜得没错,这小子就是个见色起意的家伙,肯定被哪个女的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,跑来偷《九碍阴阳诀》了。

既然下不去,那么,守在地宫的出入口,就是最好的法子了。他松了口气,干脆坐了下来。夜色中的九碍宫,灯火点点,李缺的师兄们都出去找他去了,师侄们,也大多数都出去了,只留下十几个小道士,看着这突然冷清下来的九碍宫。

李缺轻车熟路的摸到了九霄殿的后门,藏在花园里,四处张望着,并没有人靠近这里。九霄殿平日里,也就是他和师父两个住,别的人根本就进不来,因为殿里布着阵法,不熟悉的人,走着走着就会迷路的。

他对这个阵法无比的熟悉,都走过无数次了,怎么可能会迷路呢?闭着眼也不会走错。在黑暗中三绕两绕,他已经站在了道祖神像的面前了,赶紧抱拳行礼,嘴里念道:“道祖啊道祖,您老人家勿怪,小子我这也是想着为道门扬名天下而为,您大人大量,千万别责怪啊!”

道祖神仙依然只是神像,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“道祖啊道祖,您不说话,我就当您老人家是默许了的,将来师父要是责怪起来,我就说,这是您老人家默许的。嗯!就这样定了。”

他自言自语着,有道祖撑腰,自然心安理得了,绕到了道祖神像的身后,找到了那处机关的按钮,轻轻按了下去。低低的咔咔声传来,他亮起了林嫣儿给他的夜明珠,道祖神像的屁股底下,已经出现了一个入口了,入口里,隐约有石阶向下而去。

稍微等了一会,让浊气散开,李缺才走了下去。这地底下,是九碍宫最为重要的地方,一个个地下石室里,放着各种各样的经书典籍,修练功法,还布着九碍宫最为厉害的“九碍七星阵”,不熟悉的人进来,连走出去的可能都没有,只能被困在阵中了。

不对,师娘怎么不自己进来拿?

他一边不断变换着方向前行,一边想着,却是并不知道,这九碍七星阵,除了九碍宫的历任掌教之外,是没人知晓其中诀窍的,九碍宫如今也就是他师父,还有如今的掌教,他的大师兄烈阳老道知道了。

而他,当然是在他师父太虚老道带他进来的时候,硬生生记下来的。他最大的天赋就是过目不忘,即使是这九碍七星阵,有九百八十一种组合,他也能记得一清二楚,一步都不会走错,在太虚第二次带他进来时,都不禁感叹,还特意叮嘱他,不准带人进来,也不准将阵法外传。

······

“前辈,前辈,您慢点!”

黑衣女子已经放弃了她的黑马了,黑马在弯曲的山路上奔跑的时候,怎么都不如这般就在树顶上飞掠快。她很自责,自责自己辜负了哑叔前辈的托付,把那个讨厌的家伙给弄丢了。只是,四处寻找不到那个家伙后,哑叔竟然发疯一样的往来路赶。

她并不知道哑叔是为了什么,没日没夜的,已经赶了两天两夜了,但她好歹还对自己把人给弄丢了满怀歉意,哪怕前途不知何处,甚至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停下,她都会紧紧跟着。

只是,哑叔实在太快了,快到她根本无法跟上,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从袋子里摸出一粒丹药来补充自己的内力,才能再拉近一些距离。

“前辈······”

她喊了一声就停下来了,因为哑叔已经从山峰上向下落去了,而对面的山间,有大片的屋宇出现,灯光点点,很显然那就是哑叔的目的地了。松下这一口气的时候,她的速度,瞬间慢了下来,耳边突然传来了啊啊啊的声音,震耳欲聋。

“哑叔?坏了!”

李缺已经从地宫里的道祖像下,找到了写满了小篆的功法了,薄薄的一本,不过四五页,却能够感觉到厚重的历史感。封面上只写着诀要两个字,他却能够确认,这一定就是《九碍阴阳诀》的上部修练诀要了。

他仔细的翻看着,不得要领的同时,反而浪费了不少的时间,直到听到哑叔发出的啊啊声来,他知道,这是哑叔紧急召唤的声音,他也只能用内力发出这样的声音来了。

再不走,就要被留下来了,哑叔虽然进不了地宫,进九霄殿他还是可以的,他一定会把地宫的入口给堵住的。李缺转身就走,脚下极快,头脑里也在快速的运算着,他不能踏错一步,一旦踏错,就会被困在这里面了。

一向很少流汗的他,连汗都下来了,脚下却一点都不敢停,透过地宫的透气孔,他已经能够听得到脚步声了,那是那些师侄门的,已经到了九霄殿外了。整个九碍宫,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九霄殿,他们当然知道,首先就是要保护好九霄殿了。

“哑师叔祖!”

哑叔直接袖子一甩,那挡住去路,本来要来问安的弟子,踉跄后退,让出了路来了。哑叔直接撞在了九霄殿的大门上,大门轰然一声巨响,碎裂四散,哑叔已经飞入了九霄殿中去了。

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黑衣女子只好停在了九霄殿前的广场上,她一路尾随而来,终究是慢了一步。她从山门一路向上,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见到,直到九霄殿前,才看到有人影,但好像并不是太多。

“别误会,我是哑叔前辈的朋友!”

“哑师叔祖的朋友?抱歉,哑师叔祖不在这里,小道无法确认,还请莫要随意靠近,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玄清是这些弟子中最年长的了,他的功力并不怎么样,但还是看得出来,这个飞掠而来,看不到本来面目的黑衣女子,也是个厉害的角色,这些师弟们加上自己,恐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但他还是站在了台阶上,他相信,要是有什么危险,哑师叔祖一定会出来的。更何况,这个黑衣女子,似乎真的没有恶意,她已经停了下来,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。

没人知道哑叔有多么的着急,他怒吼着,直接扑向了道祖神像的背后,点开了地宫的机关,有隐隐的光透了出来,他知道出事了。

“啊···啊······”

他虽然着急,却不得其门而入,他不敢走进去,走进去肯定会被九碍七星阵困住的,那就便宜了李缺这小子了。自己猜得没错,这小子就是个见色起意的家伙,肯定被哪个女的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,跑来偷《九碍阴阳诀》了。

既然下不去,那么,守在地宫的出入口,就是最好的法子了。他松了口气,干脆坐了下来。夜色中的九碍宫,灯火点点,李缺的师兄们都出去找他去了,师侄们,也大多数都出去了,只留下十几个小道士,看着这突然冷清下来的九碍宫。

李缺轻车熟路的摸到了九霄殿的后门,藏在花园里,四处张望着,并没有人靠近这里。九霄殿平日里,也就是他和师父两个住,别的人根本就进不来,因为殿里布着阵法,不熟悉的人,走着走着就会迷路的。

他对这个阵法无比的熟悉,都走过无数次了,怎么可能会迷路呢?闭着眼也不会走错。在黑暗中三绕两绕,他已经站在了道祖神像的面前了,赶紧抱拳行礼,嘴里念道:“道祖啊道祖,您老人家勿怪,小子我这也是想着为道门扬名天下而为,您大人大量,千万别责怪啊!”

道祖神仙依然只是神像,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“道祖啊道祖,您不说话,我就当您老人家是默许了的,将来师父要是责怪起来,我就说,这是您老人家默许的。嗯!就这样定了。”

他自言自语着,有道祖撑腰,自然心安理得了,绕到了道祖神像的身后,找到了那处机关的按钮,轻轻按了下去。低低的咔咔声传来,他亮起了林嫣儿给他的夜明珠,道祖神像的屁股底下,已经出现了一个入口了,入口里,隐约有石阶向下而去。

稍微等了一会,让浊气散开,李缺才走了下去。这地底下,是九碍宫最为重要的地方,一个个地下石室里,放着各种各样的经书典籍,修练功法,还布着九碍宫最为厉害的“九碍七星阵”,不熟悉的人进来,连走出去的可能都没有,只能被困在阵中了。

不对,师娘怎么不自己进来拿?

他一边不断变换着方向前行,一边想着,却是并不知道,这九碍七星阵,除了九碍宫的历任掌教之外,是没人知晓其中诀窍的,九碍宫如今也就是他师父,还有如今的掌教,他的大师兄烈阳老道知道了。

而他,当然是在他师父太虚老道带他进来的时候,硬生生记下来的。他最大的天赋就是过目不忘,即使是这九碍七星阵,有九百八十一种组合,他也能记得一清二楚,一步都不会走错,在太虚第二次带他进来时,都不禁感叹,还特意叮嘱他,不准带人进来,也不准将阵法外传。

······

“前辈,前辈,您慢点!”

黑衣女子已经放弃了她的黑马了,黑马在弯曲的山路上奔跑的时候,怎么都不如这般就在树顶上飞掠快。她很自责,自责自己辜负了哑叔前辈的托付,把那个讨厌的家伙给弄丢了。只是,四处寻找不到那个家伙后,哑叔竟然发疯一样的往来路赶。

她并不知道哑叔是为了什么,没日没夜的,已经赶了两天两夜了,但她好歹还对自己把人给弄丢了满怀歉意,哪怕前途不知何处,甚至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停下,她都会紧紧跟着。

只是,哑叔实在太快了,快到她根本无法跟上,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从袋子里摸出一粒丹药来补充自己的内力,才能再拉近一些距离。

“前辈······”

她喊了一声就停下来了,因为哑叔已经从山峰上向下落去了,而对面的山间,有大片的屋宇出现,灯光点点,很显然那就是哑叔的目的地了。松下这一口气的时候,她的速度,瞬间慢了下来,耳边突然传来了啊啊啊的声音,震耳欲聋。

“哑叔?坏了!”

李缺已经从地宫里的道祖像下,找到了写满了小篆的功法了,薄薄的一本,不过四五页,却能够感觉到厚重的历史感。封面上只写着诀要两个字,他却能够确认,这一定就是《九碍阴阳诀》的上部修练诀要了。

他仔细的翻看着,不得要领的同时,反而浪费了不少的时间,直到听到哑叔发出的啊啊声来,他知道,这是哑叔紧急召唤的声音,他也只能用内力发出这样的声音来了。

再不走,就要被留下来了,哑叔虽然进不了地宫,进九霄殿他还是可以的,他一定会把地宫的入口给堵住的。李缺转身就走,脚下极快,头脑里也在快速的运算着,他不能踏错一步,一旦踏错,就会被困在这里面了。

一向很少流汗的他,连汗都下来了,脚下却一点都不敢停,透过地宫的透气孔,他已经能够听得到脚步声了,那是那些师侄门的,已经到了九霄殿外了。整个九碍宫,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九霄殿,他们当然知道,首先就是要保护好九霄殿了。

“哑师叔祖!”

哑叔直接袖子一甩,那挡住去路,本来要来问安的弟子,踉跄后退,让出了路来了。哑叔直接撞在了九霄殿的大门上,大门轰然一声巨响,碎裂四散,哑叔已经飞入了九霄殿中去了。

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黑衣女子只好停在了九霄殿前的广场上,她一路尾随而来,终究是慢了一步。她从山门一路向上,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见到,直到九霄殿前,才看到有人影,但好像并不是太多。

“别误会,我是哑叔前辈的朋友!”

“哑师叔祖的朋友?抱歉,哑师叔祖不在这里,小道无法确认,还请莫要随意靠近,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玄清是这些弟子中最年长的了,他的功力并不怎么样,但还是看得出来,这个飞掠而来,看不到本来面目的黑衣女子,也是个厉害的角色,这些师弟们加上自己,恐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但他还是站在了台阶上,他相信,要是有什么危险,哑师叔祖一定会出来的。更何况,这个黑衣女子,似乎真的没有恶意,她已经停了下来,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。

没人知道哑叔有多么的着急,他怒吼着,直接扑向了道祖神像的背后,点开了地宫的机关,有隐隐的光透了出来,他知道出事了。

“啊···啊······”

他虽然着急,却不得其门而入,他不敢走进去,走进去肯定会被九碍七星阵困住的,那就便宜了李缺这小子了。自己猜得没错,这小子就是个见色起意的家伙,肯定被哪个女的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,跑来偷《九碍阴阳诀》了。

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